我的位置:坪山新聞網新聞中心深圳新聞

女主播任性“挪窩”收傳票 認定構成違約,判賠近17萬元

來源:深圳商報 發佈日期:2021-09-13 09:22 坪山新聞網

原標題:女主播任性“挪窩”收傳票

認定構成違約,判賠近17萬元

讀特客户端·深圳新聞網2021年9月13日訊 (深圳商報記者 包力)無論是瘋狂帶貨的電商主播,還是教你打通關的遊戲主播,生活裏你一定接觸過一些網紅主播的直播,這些主播擁有一批固定的粉絲羣以及優質的內容輸出,備受直播平台青睞,因而也是平台間挖牆腳的主要對象。日前,深圳市福田區法院審理了一宗因網絡主播違約而引起的合同糾紛。

初到深圳如願以償

被告夏某某20歲出頭,長相甜美,身材高挑,聽説朋友在深圳找了份網絡主播的工作,每天陪用户聊聊天、唱幾首歌就能獲得很多打賞,於是她也決定來深圳試一試。很快,她就被原告深圳某公司相中,成為了該公司的一名簽約主播。

2017年4月,雙方簽訂了經紀合同,合同約定自2017年4月20日至2021年4月19日,某公司作為夏某某的獨家經紀公司,為其策劃、安排、接洽藝人主播等活動。合同期內,夏某某隻能在某公司的平台上進行直播,未經某公司書面許可,不得以任何方式與其他公司開展合作。

協議簽訂後,某公司為夏某某安排了專業老師對其提供形體、才藝等培訓,並在線上投入大量資金和資源來提高夏某某的人氣和影響力。

迅速走紅任性挪窩

在某公司的大力培育、推廣和包裝之下,夏某某作為新晉網絡主播在平台上迅速走紅,人氣值不斷攀升。半年時間內,夏某某為公司創造了累計7萬元的利潤。

嚐到直播甜頭後,夏某某開始膨脹起來。開播6個月後,她頻繁缺勤,既不按時去公司上班,也不在家完成公司安排的直播任務。自2018年3月起,夏某某更是在未經某公司同意的情況下,私自與其他公司開展合作,並進駐另一網絡直播平台進行直播,帶走了某公司大量活躍用户。

違約跳槽收到傳票

某公司曾多次與夏某某口頭溝通,夏某某均不予理會,甚至説道,“我就是違約,你能拿我怎麼辦。”多次勸阻無效後,夏某某仍然沒有一絲悔改之意。

看着自己發掘並一手培養的優秀主播“為他人做了嫁衣”,某公司感到非常“委屈”。自夏某某入職以來,公司便將她作為重點培養的主播對象,把最優質的推廣資源提供給她,將她打造成一名高人氣的知名主播。然而,她卻在飛速躥紅的巔峯時期跳槽到其他直播平台,給公司造成了不良影響及經濟損失。某公司遂將夏某某訴至福田法院,請求法院判令賠償預期利益損失37萬餘元。

構成違約主播敗訴

經法院審理查明,原告某公司與被告夏某某之間的合同關係成立。夏某某作為某公司獨家簽約主播,未經某公司同意,擅自在別的直播平台進行直播,其行為已構成根本違約。本案中,某公司就夏某某的根本違約行為訴求預期利益損失,有事實和法律依據。

對於損失數額的問題。法院認為,雙方簽訂的經紀合同約定按每月50萬元的標準,明顯畸高,應依法予以調整。關於夏某某的直播行為給某公司帶來的實際收益情況,應當以一整段連續的期間予以核算,而非只計算存在收益的月份。

法院考慮到直播行業的行業特點,收益水平起伏較大,從現階段可以預期的期間不宜過長,參照雙方合同約定,酌定為24個月。故夏某某應賠償某公司預期利益損失166573.44元,某公司主張過高部分不予支持。

因此,福田法院依法判決被告夏某某賠償原告某公司預期利益損失166573.44元,駁回原告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。目前,該判決已生效。

編輯:劉曉宇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